最近去美國參加了一個閱讀的世界高峰會議,使我對閱讀的推動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神經科學家從大腦中看到了閱讀對孩子智慧啟發的重要性,語言的媒介力量超乎我們過去的認識,從小就學手語的聾啞生跟進學校後才學手語的聾啞生,在智力發展和學業成績上有著天淵之別。文盲多的國家因為人民沒有知識,國家就貧窮,就沒有足夠的醫療設備和藥物,這些國家的人民平均壽命只有先進國家的一半,我們台灣人的平均壽命到八十歲,非洲國家的只有五十歲。真是不看數字,不能相信,閱讀不僅是國力的基本,也影響著國民的壽命,閱讀已經變成文明社會的指標了。

但是越是需要閱讀的地方越是無法推動閱讀,因為家長本身是文盲,無法讀書給孩子聽,他們習慣把閱讀的責任推給老師(讓你去上學不就是要老師教你閱讀嗎?),這個錯誤的觀念會耽誤孩子大腦認知的發展。為了克服這個困難,芬蘭、西班牙、美國等研究團隊的成員去到非洲和亞馬遜河流域的部落,借用衛生所小兒科醫生和護士的力量來推動閱讀。

我們台灣的偏鄉也有父母下山去城裡工作,隔代教養的老人家不識字的問題。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可以借鏡一番。國外的研究者發現幼兒必須接種疫苗,所以醫生護士一定會接觸到孩子,醫生的話最有權威,所以就要求醫生跟阿嬤說:「疫苗使你孫子不生病,這袋書使你孫子變聰明,你要拿回去給你孫子看,這書是布做的,不會破,讓他玩沒有關係。書中只有圖片沒有文字,所以不要怕自己不認得字,你就看圖編故事給你孫子聽,隨你怎麼編都可以,但是要跟他說話。下一次來打疫苗時,我會換更適合你孫子年齡的書給你」。

結果發現這樣做非常有效,因為老人家在講故事時,免不了把自己的經驗編進去,部落孩子最需要的是生活的經驗,先人的智慧在沒有文字的部落尤其珍貴,當孩子有了心理詞彙後,文字的閱讀就容易上手了。

台北醫學大學有一個醫護團隊正是用這個方法進駐到高雄的那瑪夏鄉推閱讀,他們透過衛生所,定期發適合各個年齡層看的書,給家長帶回去講故事給孩子聽。部落的幼稚園老師也每天講故事給孩子聽,我們看到孩子聚精會神的在聽時,幾乎可以感覺到老師的每一句話都好像「喀噠」一聲打開孩子心中的門,讓他的想像力翱翔。

北醫的志工醫師說:母親若有跟孩子講故事,孩子會喜歡閱讀,她們小學三年級的閱讀程度跟平地的三年級一樣,不像其他孩子會低了一個年級。有閱讀的孩子在行為和眼神上有不一樣,因為他們接受到了知識的薰陶,對自己有不同的期許。

在大家不看好這一代的年輕人,覺得他們好高騖遠時,我在這些實習醫生的身上看到了台灣的希望。他們的執著與奉獻令人感動,那瑪夏山上的孩子會因閱讀而不一樣,台灣的未來會因這些年輕人的努力而不一樣。

(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

報導來源:2016/01/15 中央社 洪蘭/翻轉偏鄉 不一樣的親子共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